浅夏季

非软骨动物白杨:

我一直在颓废……
希望你们不会忘记我。现在一直在存脑洞
可是不会写quqq

司某人:

有时候我也是这样颓废的(・ิϖ・ิ)っ

Giotto27:

鏡:

有小红心就有力量!❤~

红豆蓮生:

会点红❤的真的都是小天使…

海盐牛奶宵:

谢谢大家www我会加油的!

江阳流花_:

我会努力的quqq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智障的原创文不过也没有人看吧

1.在这场凹凸大赛上,我的技能很稀有,很抢手,很没有攻击力,很拉仇恨。
自从我一顺手让一个奄奄一息的幻影龙犀满血复活了之后,同样也是奄奄一息的小团队恨不得搞死我,追着我围着自由丛林跑了三圈。

2.我的锅。

3.发现了新大陆后,我就经常在这里那里逛逛,顺手给几只快被小团队搞死的怪开个大。这样做的后果是我虽然名次没上升多少,但我的名声倒是不小,被我坑过的人听到我的名字就气得直咬牙瞪眼。几圈下来,我和这里的怪都能和睦相处,亲亲我我,它们帮我挣积分,帮我找果子,我甚至怀疑自己的能力不是治疗了。
其实我是紫糖家族最最出名的召唤师,以后请叫我紫糖欧欧西。(不)

4.然后我就遇到了命中注定的那个他。他坐在一群小怪的中间,头顶一个,怀抱一个,无比和谐。我见到他的第一反映就是:
他长的好像我喜欢吃的皮蛋哦……
我和皮蛋的友谊就此开始,皮蛋好像是这个大赛第三,我和他坐在树旁,聊这聊那,聊理想聊人生聊三观聊身世,从三角函数聊到爱因斯坦相对论,从皮蛋聊到……
“你说什么?”
“不,没什么。”我回答皮蛋。

5.在皮蛋孜孜不倦的带我升级后,我从两千多名也成功进了前两百。
我:老板你不亏是老板啊,虽然欧气在你脸上消失的无影无踪,但可以用来氪的金倒是不少。只是,你要知道,氪不改非啊。
皮蛋:……啊?

6.对于皮蛋这一称呼,他表示十分不乐意。
“我不是皮蛋!”他斩钉截铁的辩解道。看在他是我老板的面子上,我就改过来了。
“更不叫银蛋!”
“叫我皮爵的你是几个意思?”
最后皮蛋败了,终于同意我可以叫他皮蛋了。
(皮蛋:脸上笑眯眯,心里mmp)

7.之后我回到大厅里过一次,参观了一场神仙打架。是排名第四和排名第五怼起来了。我瑟瑟发抖的把同样瑟瑟发抖的小裁判球护在身后。
你们打就打,可是小裁判球是无罪的!
不过,这两人好帅啊,也好厉害,比整天在我旁边只知道逗小怪的那个谁厉害多了。
(那个谁:我比他们排名都高哦。)
只不过,那个戴头巾的锤子发出的电总是准确无误的电上小裁判球。mdzz
我边上一片的小裁判球都“警报”起来,我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要不是我躲的快,我马上就被回收了。
我向那个双马尾比了个中指,顺手让那个打call的呆毛满血复活。

8.呆毛:我现在浑身充满了力量。恶党受死吧。
双马尾:wtf???

9.呆毛拿出他的call棒,对着双马尾疯狂的打起了call,双马尾也有一种对着呆毛疯狂放电,要拿小锤锤捶呆毛的胸口的即视感。
妈的阿库娅。
我到底是因为什么才看了这场战斗。
接着来了一个原谅色少年和一个拖把,一个金毛。双马尾才停止锤胸口。

10.不过那种在茫茫人海中只看我一眼的是错觉吗。

11.几天后,我在和皮蛋逗着一只新来的兔子形宠物的时候,一不小心刷爆了兔子的怒气值。兔子迅速成长为硬汉裸兔,带着墨镜,长长的吐出了一口烟。那八块腹肌让我泪流满面。
这不是我认识的可爱兔兔。
边上的皮蛋也罕见的露出了懵逼的表情。一挥手抽死了硬汉兔。它在临死前露出的靓丽大眼在提醒我我需要冷静下。然后我在皮蛋的眼中也读出了同样的信息。

12.很好,我和皮蛋又一次的达成共识,在彼此眼中看到了“同志,不易”的字样。

13.我在自由丛林里又走了几圈,看到了一地的垃圾。几个我眼熟过的人。

14.日。

15.金毛和拖把已经瘫了,趴在地上。原谅少年不知道去了哪里,双马尾一脚踏在桌子上,高举啤酒,仰面灌下。
等等哥那是鼻孔!
好的我知道了我不打扰你们我走了再见。
“给本大爷,隔,站在那里。过来。”
等等你是叫我站在这里还是叫我过来
我就折中一下让我走好不好?
我正要撒退狂奔,一道雷劈在我旁边。
“给本大爷,隔,过来。”双马尾加重了语气,就连打嗝的声音也加重了几分。
我朝那边挪了几步。

16.他一罐啤酒扔了过来。

17.啤酒准确无误的砸到了我的头上。我忍住心里要艹他妈的冲动,走到他身边。
“加入海盗团。”他态度强硬不容拒绝。要不是他喝醉了酒我还真信了他的鞋。
他举起了小锤锤。
“雷狮我操你妈。老子操你妈!”我气得对他飙出了真名。
然后加入了海盗团。
我忘不了双马尾醒酒后见到我时的懵逼表情。

18.后来才想到大声呼救寻找皮蛋的我愤恨的哭出声来。不禁责骂自己该用的时候智商去哪儿了。
双马尾一把扯住我的领子:“喂你去哪儿”
“找皮蛋搞……我是说雷狮老大你英勇无比帅气逼人。”我对他眨眨眼睛比起小心心。
双马尾哼了一声:“……弱者到哪里都是弱者,你到哪里都逃不掉的。”
……我是弱者行了吧。道理和中二我都懂,不过可以放开我的领子吗。

19.双马尾不愧是双马尾,撸起串来胜过两张嘴。金毛也不愧是金毛,撸串时只吃肉。不过拖把,没能及时的清理地面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20.这是第一次随他们去打怪。
“等等这是我认识的幻影龙蜥,别杀它!”我护在它前面。幻影龙蜥对他们比了个小心心。我眼中顿时泪光流转,声情并茂的对他们喊道:“要杀要剐先冲我来,但是它是无辜的!”
海盗团:…………
“它是无辜的!”我声音提高了八度。
“是无辜的!”
“无辜的!”
“辜的!”
“的!”
双马尾罕见的沉默了一下,呵了一声就走了。我们跟上他。

21.一路上我一共保护了8只幻影龙蜥。

22.在我保护第九只的时候,双马尾好像怒了。
“你是在耍我吗”他瞪着我。
“放你丫的三角函数屁”我毫不示弱。
他又举起了他的小锤锤:“呵,是吗。”
“……不是。我没耍你。”
双马尾终于放下了他的锤子。

23.对于海盗团其他人来说,我好像是一个神奇的物种。
虽然拖把有那个心理,但真正意义上把他们老大气到牙痒痒的人好像只有我,让他们的老大一次又一次突破自己忍耐的极限的人好像也只有我。
毕竟我怂。
特怂。
而且我辅助形既能加蓝又能加红的技能对于打团战非常重要。在不被一棒打死的情况下,磨都能磨死敌人。
骄傲的哼唧一声,然后继续日复一日的作着死。

24.“卡卡!”我拍上原谅少年的肩:“去商城逛不?我买点画具,顺便去甜品店一趟。”
“可是大哥……”
“没事他弄不死我们的。”
“嗯……不过你画关于他的漫画,还有写他的文章,没关系吗?”原谅少年像是想起了什么,一下子红了脸。他把围巾向上拉了拉:“虽然文笔不错,画工也很好……”
“卡卡你也看?”我有点不可思议原来你是这样的卡卡。
“是那篇《霸道校草锤和他的双马尾校花》,还有那个《皮蛋皮蛋你很能撸串》,还有《醉后的骑士的春天》和《拖把和头巾的可能性》”他又拉了拉围巾。
“卡卡!”我热泪盈眶:“回来给你签绘!你是要什么cp的”
“……安雷吧。”
我和原谅少年勾肩搭背,一起去往商城。







速成品,好方。
图缩了,而且他俩都边长了……orz
安雷的刀子吃多了,想哭。
十对安雷九对刀,还有一把是烈焰斩。
想哭。
嘤。
没忍住,就画了。

2
紫色的人妖啊,我记得是那个歌舞妓町四大天王之一的西乡。他好像开了一家店,叫――
人妖俱乐部内,我一脸纠结的看着自家男朋友作为人妖在上面跳舞。
怎么说呢,该夸奖他“你跳的真棒”吗。
关键是他扮起女人来比女人还好看啊!
还有那个明显跳的跟不上调的是谁啊,银时吗,银时吧。
头牌呢。
我该高兴吗?该上去和他尬一个吗?
最后还是桂眼尖看到了我。
“哦哦,是小桃啊,你觉得我怎么样,跳的怎么样?”边说着边扭了扭腰:“好看吗?”
“桂……”
“不是桂,是假发子!”
“到底……发生了什么?小卷子?假发子?你们终于决定要摘掉胯下那根作为一个女人生活了吗?我下半辈子的性福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吗?”我低下头:“ku,桂你扮起女人来竟然比女人还好看,ku。”
“ku个头啊!这是改ku的地方吗?”银时朝我头上来了一记:“我们倒是想出去啊!”
“啊,小卷子你姿态优美,前凸后翘,可以一直呆在这里的。干吧爹,profect。”我竖起大拇指。
头上又挨了一记:“虽然被你这样说但完全高兴不起来啊!”
“为什么小桃你不夸我呢?”桂委屈的看向我。
“因为假发子你太完美了找不到合适的词。”再次竖起大拇指。
“适可而止啊你们!”
*       *       *
出了人妖店,我也无所事事。近藤是警察,小猿是杀手,而我却无职,夜里愉快的和MADAO们一起睡纸箱,睡树上,有时候也会睡阿妙的道场和几松的店。
我拐到北斗心轩:“几松,今天也在愉快的做拉面吗?”
“是姚啊。今天也在这儿睡吗?”几松停下手头的工作,看向我。
“啊,恩。”我点点头:“毕竟交了男朋友,不想再沾染上大叔的气息了。”
“唉,是吗?”几松惊讶道:“他叫什么名字?”
我想起来几松很讨厌攘夷志士,而桂的名字经常出现在通缉令上,边随口胡掐了个名字:“木户太郎。”
“不过姚该租个房子了吧,如果木户要去你家的话,总不能我把他带到这里来吧。”
也是呢,如果要【哔――】还有【哔――】的话,总不能打野【哔――】吧。
我一爪拍上几松的肩:“太有道理了!几松你有什么建议吗?”
“去问问登势婆婆吧,她肯定会帮你的。”
“像几松这样又漂亮又能干的大和抚子真是少见呢。对了,几松,什么时候再找一个”


                    执子之手,将子拖走
(高甜,从头甜到尾)

1
假发有女朋友了。
这个消息给银时和辰马一个偌大的打击。joy4中脑子里坑最大,(看似)最有可能是注孤生的,最先交到了女朋友。
假发带着自家人到处串客时,坂田银时认出来了,她是攘夷时期上前线的医疗小队队员,因为在队中和joy4最为亲密,所以几乎是全面负责joy4的情况,兼跑腿。
当时银时指使她跑腿的次数最多,因此轻易的记住了她的长相。和名字。
“百里...铜锣烧……?”
对方一个菜刀丢了过来:“哎呀手滑了。”
“我错了我错了。啊,我知道了,是煎饼,一定是煎饼。”
这次手滑的是五只苦无。
坂田银时绞尽脑汁思考着对方的名字时,听见假发笑着说:“mo,银时,是百里桃啦百里桃。”
“混蛋是百里姚!”
*         *         *
“啊,so。所以假发你为了让我们嫉妒,所以把这个桃子带来了是吗?”
“不是假发是桂。这次前来是为了商讨小桃将如何作为joy5来加入我们……啊!”
银时把假发踹了出去。回头,一把木刀对准了他的鼻尖。
“老子是姚,不是桃。”少女的脸上泛着笑意:“如果再让我发现你再在欺负桂。”
少女把刀慢慢向下移,对准了他的O处:“何止是女朋友,你下半辈子的性福就没有了。”
银时满脸冷汗的点了点头。
门外传来闷闷的一声“不是假发,是桂。”
“……木刀还你。”少女恭恭敬敬的躬下腰,对银时深深地行了个礼:“抱歉,打扰了。”
然后打开门,深深的叹了口气,泪水涌了出来。从攘夷时期,就很想这么做了。
少女感叹之时,桂幽幽的说:“小桃,你又装逼了。”
*        *         *(从此处改用第一人称)
我叫百里姚,我大概得了一种病,叫做桂小太郎病。
在第三次遇到小猿和猩猩时,我与他们达成共识,成了站在同一战线的战友。
“你是跟踪谁的啊,事先说一句话,银时已经是我的人了。”
“一个毛球有什么好看的啊,呸。”我吐了一口口水:“我是跟踪桂的。”
“桂?”
“啊恩。”
“。。。。他是真选组局长。”小猿提醒我。
“……”我默了。
“……”
“要不这样吧,你个人而言,别抓他。我可以给你阿妙小姐的私照。还可以给你提供攘夷时期别的有名的攘夷志士和现在攘夷志士的基地信息。”
近藤思考半晌:
“成交。”
“来了来了。嘘。”
银时走进万事屋。
“啊啊啊啊啊啊狠狠地奴役我吧,释放我吧啊啊啊啊啊啊银时。”
“闭嘴”
“闭嘴”
银时好像察觉到了什么,朝我们所在的方向看来一眼。
……
冷汗直往下冒。
我们三个躲在天花板上,我和近藤捂住小猿的嘴巴,直到她用眼神告诉我再也不乱叫了我们才松开手。
就这样,我们三人日复一日的跟踪着自己心仪的对象,我也踏上了跟踪狂之路,寻找传说中的“one heart”
桂好像毫无察觉似的,不管我在垃圾桶里,房檐下,天花板上观察他时,他都安心做自己的事。
小猿和近藤都看不下去了。
“太可怜了,从未被自己男神正眼看过一眼,真是太可怜了。”近藤的眼泪鼻涕都在往下掉。
“那个。。。近藤桑?”这话最不想听你说了。
“嘤哼,叫我猩猩就好。”
“正常女孩子啊,就是要死缠烂打的贴上去,不能只跟踪。”小猿眼泛泪花:“加油,拿出勇气啊呜”
“……”啊不,光是跟踪这一点来说,我们就已经不是正常女孩子了。
“叫我母猪就好。”小猿摘下眼镜,指尖抹去眼边的泪花。
“没人和你说这个啊!”
在一次光辉的行动中,我在小猿和近藤的热切目光中,左手提着香蕉,右手端着碗纳豆,接近正在吃荞麦面的桂。
“表白带这两样东西才奇怪吧!”我吼到。
“这可是你的第一次,要慎重对待啊。顺便说一下,我早就对银桑表白了,额,一次,两次,三次……zzzz”
“z算什么啊!那个,我和猿飞先转移阵地,你要勇猛直前,加油啊少女,我看好你啊。”
“才不要你看好啊!”
他们走了以后,我慢慢的走到桂的身边坐下来,小声说着:
“山有木兮木有枝。”
“?”桂转头:“和我说的吗?大声点。”
啊爸爸这里有人在撩我
我捂住鼻子:“党首大人你缺个老婆吗。”
他一脸认真的看着我:“缺啊。”
啊啊啊你那么认真我都不好意思继续说下去了。
我捂住脸:“那我做你老婆好不好?”
“……”
“……”
……
“你是……百里?”桂十分惊喜。
“啊。”我应了一声。表白被打断的心情很不好啊。
“其实我喜欢小桃很久了。”桂认真的看着我说。“嗡”的一下,我的大脑直接当机。
“等等等等等等,让我冷静一下。你说的喜欢是……?”
“朋友之间的喜欢啊。”
又是“嗡”的一声。
人生的大起大落莫过于此。桂还想说什么,被我一只手挡住了。
“够了,什么都别说了,我想静静。”
“静静是谁!”桂duang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
“……”
你接梗接的这么认真我都不好意思吐槽了。
“我的女朋友。”我继续捂脸
“哦,原来小桃你是蕾O啊。”
“可是你不是刚刚才说过喜欢我吗。”声音里带着丝丝委屈。
原来你听到了啊!
还说出朋友之类的话,
是在变相拒绝我吗?
“我说的是那个,男女之间的喜欢。”
“唉?!”桂十分惊讶。
这是该惊讶的地方吗?
“那,我也喜欢小桃。”
“……”
“……”
桂红着脸,小声说道:“我还以为你喜欢银时呢。”
“那个死卷毛?”我皱起了眉,朝地上吐了一口口水:“呸”
“女孩子不要随地乱吐口水。”
“所以说,我们在一起了?”
“嗯。”桂红着扭过头。
*               *              *
“岂可休,我本来以为你是最没可能的,结果一发命中,不应该抱着看好戏的心情去怂恿你的。戚。顺便说一句阿银一定会爱上我的。”
等等你好像暴露了什么不得了的想法。
“女大不中留,mo,不过阿妙小姐一定也会投进我的怀抱的。”
老妈子吗!?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是老哥的电话,铃声震天响。阿妙一下子把一把刀朝我们飞过来。
我们仨一下子掉了下来。
“阿拉有一只大猩猩呢,好险啊。”阿妙小姐一下子把近藤抡飞了出去
“……”
“……那个我先走了,不好意思,打扰了。”小猿欠身说了一句,就离开了。
我尴尬的向阿妙打了个招呼,也离开了。
走在歌舞妓町的街上,被路边的伊利莎白所吸引。
“伊丽莎白斯?”
(小桃小姐)
(桂先生被一个紫色长头发的人妖带走了)
“啊,是吗。我去找找。”我应到:“会把他带回来【哔――】一发的,伊利莎白斯不要打扰我们哦。”
(……)

其实我感觉桂不是那么弱受的,同人文里只念叨着肉球和荞麦面的一定不是我的桂(本来就不是你的)
最近回顾了拉面篇,觉得桂并不是一个情商低到东非大峡谷的人,不过感觉他的情商是joy4中最高的是我的错觉吗。清楚的明白自己对几松的感情,以及自己到底该怎么做。
还有就是和小将的那篇,阿门的后一篇,这一篇里,桂和小将的互怼,(两个人都知道对方的真是身份但都装不知道,以此想摸清对方的老底)桂并不是个只知道荞麦面肉球和伊丽莎白斯的人,许多同人文里都把他从天然呆写成了真的呆。
相比高杉的露胸(露胸肌)银时的露(哔――),辰马励志逛遍宇宙所有的夜店,桂意外的是joy4中最保守的一个,(好像)唯一一次露上身的是和猩觉的一战吧。
保守死板的形象色气起来更……(抹鼻血)我已经准备好码桂的肉文了。
猩觉篇告诉我们桂是个能干的人,说不定他在床上也意外的能干啊(……)
桂是个温柔的人,至于人妻控这个属性……
我已经决定要向这方面发展了。
桂,居家旅行必备。
我已经打算站桂all的邪教了。

好缩图orz
第一次画,喷我吧

刚拍过小黄土手机就坏掉了。
难道是被辣到眼镜睛了?

懒得打字+篡改历史系列
只差一年,麻都差不多(不,你。。。)
p4神经病,慎戳
字丑,还有感谢捉虫。
最后,太宰生快啦。

太宰生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