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夏季

2
紫色的人妖啊,我记得是那个歌舞妓町四大天王之一的西乡。他好像开了一家店,叫――
人妖俱乐部内,我一脸纠结的看着自家男朋友作为人妖在上面跳舞。
怎么说呢,该夸奖他“你跳的真棒”吗。
关键是他扮起女人来比女人还好看啊!
还有那个明显跳的跟不上调的是谁啊,银时吗,银时吧。
头牌呢。
我该高兴吗?该上去和他尬一个吗?
最后还是桂眼尖看到了我。
“哦哦,是小桃啊,你觉得我怎么样,跳的怎么样?”边说着边扭了扭腰:“好看吗?”
“桂……”
“不是桂,是假发子!”
“到底……发生了什么?小卷子?假发子?你们终于决定要摘掉胯下那根作为一个女人生活了吗?我下半辈子的性福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吗?”我低下头:“ku,桂你扮起女人来竟然比女人还好看,ku。”
“ku个头啊!这是改ku的地方吗?”银时朝我头上来了一记:“我们倒是想出去啊!”
“啊,小卷子你姿态优美,前凸后翘,可以一直呆在这里的。干吧爹,profect。”我竖起大拇指。
头上又挨了一记:“虽然被你这样说但完全高兴不起来啊!”
“为什么小桃你不夸我呢?”桂委屈的看向我。
“因为假发子你太完美了找不到合适的词。”再次竖起大拇指。
“适可而止啊你们!”
*       *       *
出了人妖店,我也无所事事。近藤是警察,小猿是杀手,而我却无职,夜里愉快的和MADAO们一起睡纸箱,睡树上,有时候也会睡阿妙的道场和几松的店。
我拐到北斗心轩:“几松,今天也在愉快的做拉面吗?”
“是姚啊。今天也在这儿睡吗?”几松停下手头的工作,看向我。
“啊,恩。”我点点头:“毕竟交了男朋友,不想再沾染上大叔的气息了。”
“唉,是吗?”几松惊讶道:“他叫什么名字?”
我想起来几松很讨厌攘夷志士,而桂的名字经常出现在通缉令上,边随口胡掐了个名字:“木户太郎。”
“不过姚该租个房子了吧,如果木户要去你家的话,总不能我把他带到这里来吧。”
也是呢,如果要【哔――】还有【哔――】的话,总不能打野【哔――】吧。
我一爪拍上几松的肩:“太有道理了!几松你有什么建议吗?”
“去问问登势婆婆吧,她肯定会帮你的。”
“像几松这样又漂亮又能干的大和抚子真是少见呢。对了,几松,什么时候再找一个”


                    执子之手,将子拖走
(高甜,从头甜到尾)

1
假发有女朋友了。
这个消息给银时和辰马一个偌大的打击。joy4中脑子里坑最大,(看似)最有可能是注孤生的,最先交到了女朋友。
假发带着自家人到处串客时,坂田银时认出来了,她是攘夷时期上前线的医疗小队队员,因为在队中和joy4最为亲密,所以几乎是全面负责joy4的情况,兼跑腿。
当时银时指使她跑腿的次数最多,因此轻易的记住了她的长相。和名字。
“百里...铜锣烧……?”
对方一个菜刀丢了过来:“哎呀手滑了。”
“我错了我错了。啊,我知道了,是煎饼,一定是煎饼。”
这次手滑的是五只苦无。
坂田银时绞尽脑汁思考着对方的名字时,听见假发笑着说:“mo,银时,是百里桃啦百里桃。”
“混蛋是百里姚!”
*         *         *
“啊,so。所以假发你为了让我们嫉妒,所以把这个桃子带来了是吗?”
“不是假发是桂。这次前来是为了商讨小桃将如何作为joy5来加入我们……啊!”
银时把假发踹了出去。回头,一把木刀对准了他的鼻尖。
“老子是姚,不是桃。”少女的脸上泛着笑意:“如果再让我发现你再在欺负桂。”
少女把刀慢慢向下移,对准了他的O处:“何止是女朋友,你下半辈子的性福就没有了。”
银时满脸冷汗的点了点头。
门外传来闷闷的一声“不是假发,是桂。”
“……木刀还你。”少女恭恭敬敬的躬下腰,对银时深深地行了个礼:“抱歉,打扰了。”
然后打开门,深深的叹了口气,泪水涌了出来。从攘夷时期,就很想这么做了。
少女感叹之时,桂幽幽的说:“小桃,你又装逼了。”
*        *         *(从此处改用第一人称)
我叫百里姚,我大概得了一种病,叫做桂小太郎病。
在第三次遇到小猿和猩猩时,我与他们达成共识,成了站在同一战线的战友。
“你是跟踪谁的啊,事先说一句话,银时已经是我的人了。”
“一个毛球有什么好看的啊,呸。”我吐了一口口水:“我是跟踪桂的。”
“桂?”
“啊恩。”
“。。。。他是真选组局长。”小猿提醒我。
“……”我默了。
“……”
“要不这样吧,你个人而言,别抓他。我可以给你阿妙小姐的私照。还可以给你提供攘夷时期别的有名的攘夷志士和现在攘夷志士的基地信息。”
近藤思考半晌:
“成交。”
“来了来了。嘘。”
银时走进万事屋。
“啊啊啊啊啊啊狠狠地奴役我吧,释放我吧啊啊啊啊啊啊银时。”
“闭嘴”
“闭嘴”
银时好像察觉到了什么,朝我们所在的方向看来一眼。
……
冷汗直往下冒。
我们三个躲在天花板上,我和近藤捂住小猿的嘴巴,直到她用眼神告诉我再也不乱叫了我们才松开手。
就这样,我们三人日复一日的跟踪着自己心仪的对象,我也踏上了跟踪狂之路,寻找传说中的“one heart”
桂好像毫无察觉似的,不管我在垃圾桶里,房檐下,天花板上观察他时,他都安心做自己的事。
小猿和近藤都看不下去了。
“太可怜了,从未被自己男神正眼看过一眼,真是太可怜了。”近藤的眼泪鼻涕都在往下掉。
“那个。。。近藤桑?”这话最不想听你说了。
“嘤哼,叫我猩猩就好。”
“正常女孩子啊,就是要死缠烂打的贴上去,不能只跟踪。”小猿眼泛泪花:“加油,拿出勇气啊呜”
“……”啊不,光是跟踪这一点来说,我们就已经不是正常女孩子了。
“叫我母猪就好。”小猿摘下眼镜,指尖抹去眼边的泪花。
“没人和你说这个啊!”
在一次光辉的行动中,我在小猿和近藤的热切目光中,左手提着香蕉,右手端着碗纳豆,接近正在吃荞麦面的桂。
“表白带这两样东西才奇怪吧!”我吼到。
“这可是你的第一次,要慎重对待啊。顺便说一下,我早就对银桑表白了,额,一次,两次,三次……zzzz”
“z算什么啊!那个,我和猿飞先转移阵地,你要勇猛直前,加油啊少女,我看好你啊。”
“才不要你看好啊!”
他们走了以后,我慢慢的走到桂的身边坐下来,小声说着:
“山有木兮木有枝。”
“?”桂转头:“和我说的吗?大声点。”
啊爸爸这里有人在撩我
我捂住鼻子:“党首大人你缺个老婆吗。”
他一脸认真的看着我:“缺啊。”
啊啊啊你那么认真我都不好意思继续说下去了。
我捂住脸:“那我做你老婆好不好?”
“……”
“……”
……
“你是……百里?”桂十分惊喜。
“啊。”我应了一声。表白被打断的心情很不好啊。
“其实我喜欢小桃很久了。”桂认真的看着我说。“嗡”的一下,我的大脑直接当机。
“等等等等等等,让我冷静一下。你说的喜欢是……?”
“朋友之间的喜欢啊。”
又是“嗡”的一声。
人生的大起大落莫过于此。桂还想说什么,被我一只手挡住了。
“够了,什么都别说了,我想静静。”
“静静是谁!”桂duang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
“……”
你接梗接的这么认真我都不好意思吐槽了。
“我的女朋友。”我继续捂脸
“哦,原来小桃你是蕾O啊。”
“可是你不是刚刚才说过喜欢我吗。”声音里带着丝丝委屈。
原来你听到了啊!
还说出朋友之类的话,
是在变相拒绝我吗?
“我说的是那个,男女之间的喜欢。”
“唉?!”桂十分惊讶。
这是该惊讶的地方吗?
“那,我也喜欢小桃。”
“……”
“……”
桂红着脸,小声说道:“我还以为你喜欢银时呢。”
“那个死卷毛?”我皱起了眉,朝地上吐了一口口水:“呸”
“女孩子不要随地乱吐口水。”
“所以说,我们在一起了?”
“嗯。”桂红着扭过头。
*               *              *
“岂可休,我本来以为你是最没可能的,结果一发命中,不应该抱着看好戏的心情去怂恿你的。戚。顺便说一句阿银一定会爱上我的。”
等等你好像暴露了什么不得了的想法。
“女大不中留,mo,不过阿妙小姐一定也会投进我的怀抱的。”
老妈子吗!?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是老哥的电话,铃声震天响。阿妙一下子把一把刀朝我们飞过来。
我们仨一下子掉了下来。
“阿拉有一只大猩猩呢,好险啊。”阿妙小姐一下子把近藤抡飞了出去
“……”
“……那个我先走了,不好意思,打扰了。”小猿欠身说了一句,就离开了。
我尴尬的向阿妙打了个招呼,也离开了。
走在歌舞妓町的街上,被路边的伊利莎白所吸引。
“伊丽莎白斯?”
(小桃小姐)
(桂先生被一个紫色长头发的人妖带走了)
“啊,是吗。我去找找。”我应到:“会把他带回来【哔――】一发的,伊利莎白斯不要打扰我们哦。”
(……)

其实我感觉桂不是那么弱受的,同人文里只念叨着肉球和荞麦面的一定不是我的桂(本来就不是你的)
最近回顾了拉面篇,觉得桂并不是一个情商低到东非大峡谷的人,不过感觉他的情商是joy4中最高的是我的错觉吗。清楚的明白自己对几松的感情,以及自己到底该怎么做。
还有就是和小将的那篇,阿门的后一篇,这一篇里,桂和小将的互怼,(两个人都知道对方的真是身份但都装不知道,以此想摸清对方的老底)桂并不是个只知道荞麦面肉球和伊丽莎白斯的人,许多同人文里都把他从天然呆写成了真的呆。
相比高杉的露胸(露胸肌)银时的露(哔――),辰马励志逛遍宇宙所有的夜店,桂意外的是joy4中最保守的一个,(好像)唯一一次露上身的是和猩觉的一战吧。
保守死板的形象色气起来更……(抹鼻血)我已经准备好码桂的肉文了。
猩觉篇告诉我们桂是个能干的人,说不定他在床上也意外的能干啊(……)
桂是个温柔的人,至于人妻控这个属性……
我已经决定要向这方面发展了。
桂,居家旅行必备。
我已经打算站桂all的邪教了。

好缩图orz
第一次画,喷我吧

刚拍过小黄土手机就坏掉了。
难道是被辣到眼镜睛了?

懒得打字+篡改历史系列
只差一年,麻都差不多(不,你。。。)
p4神经病,慎戳
字丑,还有感谢捉虫。
最后,太宰生快啦。

太宰生快

#关于如何庆祝一直只蛞蝓的生日#
4月29日,晴。
太宰像往常一样吹着小曲走在路上。
对于太宰来说,这与往常的日子无异,但对于后面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就不一样了。
“真的要这么做吗?”
“嗯”后者坚定的点了点头。
“那我说1,2,3,我们就一起上!”
“。。。。真是麻烦。”
于是两个人,一个人抱住太宰,另一个把一个大黑袋子往太宰身上一套,用麻绳捆了几圈,装进了一个大盒子里。
太宰:???
与此同时,另一边。
“中也生日快乐。”尾崎红叶在餐桌旁递上一个盒子,又为中也斟上了酒。
“大姐,没必要这么隆重的。”中原中也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话说芥川君和70亿还没来吗?”
“啊,他们的话,不用担心”森欧外抿了一口酒:“说是要给中原君准备生日礼物了。”
中也:总觉得有点不放心。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走进来了芥川和敦,后面拖着一个超大的盒子。中也满怀期待的打开了盒子,发现了。
被五花大绑衣衫凌乱还努力挤出微笑的太宰。
中也:去你妈的好恶心。
敦:这真的能让中原先生开心吗?
芥川:。。。。。大概。
后来他们干了个爽(科科)

用临摹的中也祝中也生快(bushi
接下来可能会码个文,高甜预警

四月一日


病床上带着氧气面罩,紧闭着眼睛,脸色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被衬的愈发苍白。
面前的一切都在真真切切的说明着,太宰的时日,真的不多了。
太宰的病是什么时候被发现的呢?中也轻轻摇晃着酒杯。那是在阴沉沉的一天,太宰和中也像往常一样打情骂俏,太宰的脸色突然变白,倒在了地上。这大概是个玩笑,中也当时这么想着,便没有去管地上的他。
但这的确不是玩笑。
太宰进了医院,就没有再出来过。
中也便天天的往医院里跑,带着花,或是便当。
那两个人做过最亲密的事情是什么呢?中也昂起头,对着刺眼的灯,猛灌下一大口酒。大概是太宰在医院,恢复了意识到那一天吧。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两个人拥抱了很久很久。
今天是四月一日了,本应是个很欢快的节日,却没有了过节日的性质。医院所有,亦是所该有的,本没有乐趣。
中也推开门,却发现太宰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面对着阳台,眼微眯沐浴着阳光。听到中也来了以后,他面侧向中也:“哎——中也,没有给我带礼物吗?愚人节的礼物。”
“你今天气色不错?”中也皱起眉头:“快去床上躺着。”
“哎——不要。”太宰笑着,发出撒娇的声音:“我想出去看看。”
“不行!”中也硬把太宰拉到床上,为他掖好被子。正当他起来的时候,感觉双唇被覆住了,眼睛映出了太宰放大的脸。太宰的嘴里并不甜,有的只是作为一个病人的干涩。中也自然的回吻。
这是一个缠绵的吻。
中也在床边削着苹果,说:“我下午还有事,要出去一下。”
“哎——不去不行吗?”
“......”
“嘛。”太宰重新钻进了被子里:“中也,抱我一下。”
中也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被子,然后轻轻地,隔着被子抱住了太宰。
嘛。
如果中也那时候看到了太宰的眼睛,也许就不会离开了。那是一双属于迷途的孩子所拥有的眼睛,是充满着对人世的不舍,对面前人的不舍的眼睛。他对死亡没有恐惧,只有遗憾。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想再抱抱中也,亲他,与他牵手,逛街,上床,做一切恋人之间做的事情。
可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如果。
第二天,中也提着便当盒和一些水果,站在太宰的病房前,打开了门。
病房里的那个熟悉的身影消失了,洁白的,没有一丝褶皱的床单上,放着一束花,一封信靠在花上。
瞳孔收缩,手中的东西一下子掉到了地上。
中也缓慢走到了病床前,打开了信。里面只有两张纸,一张上有字,一张上有画。画上可以勉强看出是太宰和自己。信纸上只有一段话。
TO蛞蝓矮子:
虽然不想承认,但我的确很爱你呢。
那么,我先到天堂等你了。
青花鱼
泪水打湿了衣服,中也把信贴在了心口。
很久。
————————————————————
文章题目并没有什么卵用系列。
但是,
太宰是我男神啊我为什么要把他写死啊啊啊啊啊啊啊
吃根辣条冷静一下先。
然后火速跑。